新疆生产建设兵团-尊龙凯时人生就博官网登录

杏花漫漫春意暖

发布时间:2024年05月07日 信息来源:兵团日报 编辑:王玉康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作者:张振

4月11日,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那拉提杏花谷杏花迎春绽放,各地游客络绎不绝。 兵团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柏成 摄

北京的早春,让我念起家乡——新疆伊犁的春天,也该以千万种姿态苏醒了吧?而对第一抹春的解读,不同人眼里有不同答案。于我而言,伊犁真正的春天来临是4月末5月初,因为这时不再那么寒冷。这是我体感上的答案。心里的春天,却是3月底到4月份。这个答案或许和很多人不谋而合,因为这时,那拉提大草原的顶冰花开了,满山坡的牧草开始返青了,村里的杨树抽枝发芽了,家家户户门前的积雪消融了,田间地头的土壤也愈发松软了……于是,人们掐着指头,算起日子来了。

是什么日子?是杏花开的日子。每个人都在等待,而每个人等待的东西不尽相同。牧民会等待自家马匹被一些好奇的游客骑行;妇女会等待自己做的羊毛毡子被店家或游客买走;小孩会吃着糖果等待口音各异的人们夸赞和拍照;农民会等待播种,很多的耕耘让他们晓得杏花开了,就是春天来了,就要春耕大忙了……

天山南北遍地都有杏花,但在我心里,吐尔根乡的杏花沟最美。那是一片公元14世纪遗留的巨大原始野杏林,集中分布在巩乃斯河北岸,属伊犁河谷浅山地带。一座山连着一座山,一道谷接着一道谷,此起彼伏,绵延不断。受河谷气候环境影响,这里雨水充沛,而南向敞开的马蹄形谷地,更是避开西北向的山风,怀拥着东南方的大片日光,让大片野杏林能繁衍至今。也得益于如今现代化的无人机施肥、喷药,人工治理和环境保护让杏花沟更加壮观,杏花沟有了新名字,叫那拉提杏花谷。

春天正式来了。整片的杏花谷,春意如那来势汹涌的潮水般,才爬上山坡,又滑到沟谷,不过谷里掀起的是舒缓、温柔的波浪。满山坡的花草,远望一片绿。山风吹过时,冷不丁低下头,一看,又如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般,丝毫品不出远看时的那片朦胧绿,只留满山黑土。除了绿草和杏花,还有转场到早春牧场的牛羊,它们缓慢移步,悠闲吃草,给静止的山林添了不少动态美;另有山头不时冒出的星点毡房,洁白又诗意,足以证明春天确实来了。

春天一来,万物就热闹了,最热闹的当数村边的农牧民、商贩,还有一批批游客。他们各自忙碌着,做饭的做饭,叫卖的叫卖,拍照的拍照,相同的是大家都乐呵呵的,满脸写着沐浴春光的快乐。此外,还有一群艺术家,歌舞演出、阿肯弹唱、阿依特斯对唱等,给这个热闹的春天,增添了另一种生动的气息。

记得杏花谷新设空中赏花项目时,恰好北京的朋友来了,我也跟风坐了一次直升机。从空中俯瞰,果真风景惊艳。整片山林坐北朝南,呈鹿角状结构,我还分明地感知到光的流动、光的脚步,感知到时间的变化。不同日光,衬得山体颜色不同,黄色、青色和褐色;又衬得杏花颜色不同,白色、粉色、淡红色以及深红色。变化的光线,缤纷的色彩,流动的时间,叫人感到梦幻,像喝了酒般,逐渐沉醉。

在我于巩乃斯河边出生、长大的二十多年间,我可能只是杏花谷的一个过客,未曾真正了解过它,也没有真正认识过它。然而在我毕业返乡工作的九年时间里,我真正成了这里发展变化的见证者。这里在保护生态的基础上,巧妙融入了现代科技,比如智能电网、灯光舞美、音响设施、多功能服务中心,以及各种休闲娱乐和食宿场所。

许多人只在杏花正旺时停留,不曾见过这里其他季节的模样。而我见过这里的一年四季。春天或许正如大家所见,是唯美、斑斓,是令人惊叹的花的海洋。春天一过,杏花谷便又成了另一番模样,是天然的牧场,成了青草的海洋。山风吹过,草浪掀起一层层涟漪,跟那浅海的浪花似的,叫人顿时感到放松和惬意。草浪又不同于海浪,它是有方向、有层次的,时而左右摇摆,时而前后追赶,还因着山坡的起伏,孩子似的,在山头、沟谷间你追我赶的,乐此不疲。恰好此时,牛群出现了,羊群出现了,甚至一些骏马也跟着出现了,它们随着草浪,从夏天走到了秋天。

秋天的杏花谷是隆重的,有仪式感的,是关乎希望与收获的。满山坡的草场,成了一片黄色的海洋,描绘起了秋收的颜色。秋天一到,这些牧草变得安静了,不再同夏天一样追赶,而是把最热闹、最快乐的心情,全部给了大地上的农牧民。大地看着人们割草、捆草、堆草垛,感慨着岁月变迁。以前总担心人们收割得太慢,因为时不时就会刮风、下雨,如今它却觉得很从容,现代化的机械和车辆,让牧草很快就被堆放好,不久便拉到人们家里去了。

冬天一到,杏花谷成了雪的海洋,多了一份肃静,披了层面纱似的,神秘、寂静甚至庄严。我想,这是山体自我保护的模样,为着它怀里的草木和杏林,为着来年的生机与希望,为着许多人心驰神往的诗和远方。

网站地图